您现在的位置:新闻资讯 >> 业界观察
水务改革进入十字路口:改产权还是推动上市
点击:1774 添加时间:2009-10-27 11:43:00 信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独家获悉,8月28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属中国城镇供排水协会(以下简称“水协”)再度召集部分地区“水协”代表来北京座谈。众多地方“水协”的话题又齐聚到了当前最热的“水改”问题上。

  这已经是一个月内两度聚会——上一次是7月22日由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召集的“水务改革座谈会”。在这两次聚会上,以“水协”为代表的国有水司(自来水公司)代表,肯定引入市场机制对水务行业进行改革的同时,批评和斥责“溢价模式”。

  水协反映水价改革的三大问题

  8月27日晚9点,刚刚吃过晚饭的某省“水协”的梁季(化名),正从北京西城区车公庄路的世纪国建宾馆大堂走出。他习惯饭后散步。

  世纪国建宾馆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招待所”,一般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组织的全国性会议,代表驻地都选择在这里。

  虽然这一次由中国“水协”召集的聚会开会地点选择在了离世纪国建宾馆不远的国谊宾馆,但是习惯了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开会的梁季,仍自己住在了世纪国建宾馆。

  刚走到大堂门口,梁季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拖着行李箱,正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洪总,”梁季热情地冲上去,与他熟悉的另一个省“水协”的负责人洪先生握手。

  梁季对记者说,这两次改革座谈会都是临时通知,而且是在全国抽调一些区域代表来参加。因此,大家在见面之前,都不知道来的都是谁。

  当再次见到洪总,梁季觉得很亲切。因为洪先生在水务行业很有威望,每次开会时候,都敢说直言。

  据记者了解, 7月22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召集了沈阳自来水公司、西安自来水公司等国内知名的自来水国有企业,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开水务改革座谈会。

  梁季向记者表示,这两次座谈会有共同之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代表都很少说话,只是听大家的改革意见。

  在7月22日的座谈会上,沈阳水务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国祥指出,2002年建设部出台《关于加快市政公用行业市场化进程的意见》后,辽宁省政府积极响应,发文要求将供水企业在规定的时间内出售,并列入政绩考核。

  到目前为止,辽宁省还有若干地区如铁岭、盘锦等地,由于先前水厂建设与外商签订了固定回报协议,负债严重,又无力回购,只能处于僵持阶段,给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不稳定。一旦发生纠纷事件,最终还是由政府买单。

  张国祥说,过去十年沈阳市的水务改革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也获得了很多经验。沈阳市作为东北地区的老工业城市,水务行业与位于东南沿海、西北地区的同行在地理特征、历史沿革上均有差异。

  张国祥指出,十年前,全国供水企业的亏损面尚不足10%,现今亏损达70%,老百姓也并未从中受惠。因此,要对十年间改革的经验教训进行吸收和反思。水务行业改革,要坚持从中国实情出发,从行业规律出发,不能盲目推行市场化,更不能搞一刀切。

  在8月28日的行业座谈会上,水务改革话题,再度成为行业关注的热点。

  据梁季介绍,各地“水协”反映了大量地方水务改革中存在的问题,具体问题仍然涵盖在三个方面。

  一是有地方政府将水务企业股权一卖了之;二是部分外资进入水务行业采取不公平、掠夺性手段,导致地方水务改革矛盾重重;三是国企改革没有完成,企业包袱沉重,地方政府仍旧向国企扔“包袱”,而且在国企改制谈判中,地方政府做主,不让企业自主选择等等。

  水务改革:是上市还是改产权?

  虽然与会代表并不反对市场化改革方向,但是并不意味着高溢价的水务资产转让模式还可持续。

  相反,无论是7月22日的水务改革座谈会,还是8月28日的“水协”行业座谈会上,“溢价收购”都是参会代表们热议的一个话题。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专家、原浙江“水协”秘书长洪觉民在7月22日的水务改革座谈会上指出,如果水务改革继续缺乏配套政策支持,地方政府对水务改革继续坚持一卖了之的做法,就会造成溢价问题的严重化。

  洪觉民提出,当前水务行业改革缺少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无法深入推进改革进程。地方政府以盘活水务资产为名,一卖了之,转投他用,给水务行业造成很大的损失。

  洪觉民表示水务改革需要注意两点:一是强调水务行业的公益性,政府要清楚行业定位;二是明确改革的方向和目的,供水行业不能市场化,只能引入市场机制,合理的解决经营和定价问题,才能有效推动改革工作。

  北京国融大通咨询公司总经理李智慧也在上述会议上表示,溢价收购绝对不会在将来持续下去。由于经济危机,外资也没有能力进行高溢价的收购。事实上在2007年8月天津的水务溢价收购之后,就再也没有溢价收购的情况了。

  在7月22日的座谈会上,沈阳自来水公司总经理张国祥则称,水务资源属于战略资源,在改革中应该强调政府的控制力,不能因为市场化改革而失去了对水资源的控制力。应该确立以提高水质为目标的水务改革方向,坚持国有企业为主导的改革模式。当下,应该研究如何吸引民间资本参与,而不是卖掉水务企业股份。

  张国祥认为,从资本市场上融资的途径,应该重于卖股权获得一次性融资的途径。建议有关部门加强对国有企业的扶植,通过上市来融资。

  北京国融大通咨询公司总经理李智慧指出,当下水务改革应该坚持一些必要的原则。例如,不能搞管网分离;不能搞固定回报;强化政府监管责任;认真审查高溢价转让时附加的商务条件;水务资产转让谈判过程中,应坚持水务企业为主体、专业咨询机构辅助的方式。

  今年以来全国多个城市上调水价,民众对于这种不约而同的调价行为产生质疑,并将外资水务企业看做是此次涨价“幕后阴谋”的“操纵者”,对于外资溢价收购的模式提出了异议。

  溢价收购虽然可能间接推高水价,但这算是影响水价上涨的因素之一,并不是水价上涨的决定性力量。水务的综合经营成本、资产价格和资源价格上涨都影响到了水价的上涨。

  李智慧也提出了大中型城市水务改革的基本模式应重点研究水务一体化方式。他认为未来水务改革的方向以水务一体化为主,应积极欢迎区域大型供水企业国有资产进行行政划转,有条件的兼并收购。在股权转让的时候,原则上是不鼓励溢价的,但也允许不附加条件的溢价收购。对于外资作出的规避法律约束的额外条件和掠夺性的条件是不允许的。

相关新闻